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采菊东篱

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安于现状不思进取,自我嘲解为豁达,自甘平庸,放任自流,固执的以为是潇洒。遇事不拼搏争取,只会坐以待毙,见人不主动迎合,只知低头让路!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他们都走了……”  

2010-05-27 10:55:33|  分类: 读书心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4、审美畏怯是一种奇特的心绪,大多产生于将见未见那些从小知名的物象之时。年轻时会欢天喜地把直奔而去,年长后便懂得人世间这种物象并不很多,看掉一个就少一个,因此愈加珍惜起来。不怕没看到,只怕看到时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,把一种隆重的机遇浪费了。

   我的认识:〈是怕一种落差吧,现实与梦想的落差,当你醉心于何物如何的美好,眼前的景观不过尔尔时,鲁迅说“故乡没我想象的美好,也不至于更糟……”〉
     5、站在金字塔前,所有的人都面对着一连串巨大的问号。
       不要草率地把问号删去,急急地换上赞美的感叹号或判断的句号。人类文明史还远远没到可以爽然解读的时候,其中疑问最多的是埃圾文明,我们现在可以翻来覆去讲述的话,其实都是近一个多世纪考古学家们在废墟间爬剔的结果,与早已毁灭和尚未爬剔出来的部分比,只是冰山一角。在金字塔面前,联想到我们平日经常见到一些无所不知的评论家,多少有点可笑。当年拿破仑如何气焰熏天,但当自己的军队抵达金字塔的时候,也突然感受到自己的渺小。

    我的认识:〈茫茫宇宙,历史长河神秘莫测的现实,让人类显得局促不安〉
    6、我想,所谓文明的断残首先不是古代城郭的废驰,而是一大片一大片黑黝黝的古代文字完全不知何意。为此,站在尼罗河边,对秦始皇都有点想念。

    由此我想到:季羡林挺伟大的
     7、金字塔至今不肯坦示为什么要如此永久,却透露了永久是什么。永久是简单,永久是糙砺,永久是毫不弯曲的憨直,永久是对荒漠和水草交接线的占掘,永远是对千年风沙的接受和滑落。
      无法解读是埃及文明的悲剧,但对金字塔木身而言,它比那些容易解读的文明遗物显得永久。通俗是他人侵凌的通道,逻辑是后人踩踏的阶梯,而它干脆来一个漠然无声,也就筑起一道障壁。因此还可以补充一句——
       永久是对意图的掩埋,是把复杂的逻辑化作朴拙。
     闲敲棋子认为:大爱无声,大德无形,大智大勇表现为一种浸润一种渗透。耳边嘈嘈切切的是雀儿的聒噪;眼前滑稽可笑的是小丑的闹剧,震撼人心的是积淀已久的人格魅力,捶打心灵的是永不迷失的真爱,拷问灵魂的是肩上责无旁贷的那份沉旬旬的责任!
  8、今天文明的最高原则是方便,使天下的一切变得易于把握和理解,这种方便原则与伟大原则处处相背,人类不可能为了伟大而舍弃方便,因此,这比古迹的魅力,永远不会被新的东西所替代。
   但是正因为如此,人类和古迹会遇到双向的悲怆,人类因无所敬仰而浅薄,古迹因身后空虚而孤单。
   忽然想起昨天傍晚离开帝王谷时在田野中见到的两尊塑像。高大而破残地坐着,高大得让人自卑,破残得面目全非,居然坐着,就像实在累坏了的老祖父,而坐的姿势却还保持端庄。
   它们身后空空荡荡,只有它们,留下有关世界上最豪华的都城底比斯的记忆。
   我似乎听到两尊石像在喃喃自语“他们都走了……”
据说这两尊神像雕的是一个人,阿蒙霍特帕四世,但欧洲人却把它们叫做门农!门农在每天日出时分会说话,近竖琴和琵琶弦断的声音。说话时,眼中还会涌出泪滴。后来罗马人前来整修了一次,门农就不再说话,只会流泪,专家说,石像发音是因为风入洞穴,每天流泪是露水所积,一修,把洞穴堵住了,也就没有了声音了,不管怎么解释,只会流泪,不再说话的巨大石像是感人的。
  它们见过太多,要说的也只是“他们都走了”这一句,因此,干脆老泪纵横,不再说什么。
  闲敲棋子想到:凄迷的泪眼,看到的永远是孩子们远去的背影,当孩子们转身的刹那,祖父母们已笑脸盈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