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采菊东篱

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安于现状不思进取,自我嘲解为豁达,自甘平庸,放任自流,固执的以为是潇洒。遇事不拼搏争取,只会坐以待毙,见人不主动迎合,只知低头让路!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听父亲讲“典故”  

2014-08-15 11:36:31|  分类: 路在心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此题所提到的“典故”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典故。在写下这个题目之前我特意从网上查了一下“典故”一词的含义,出现了上百万条结果,其中最基本的释义是:诗文等作品引用的古书中的故事或有出处的词句。搜索结果里的第一词条,也是最权威的解释之一吧。是这样说的:典故原指旧制、旧例,也是汉代掌管礼乐制度等史实者的官名。后来一种常见的意义是指关于历史人物、典章制度等的故事或传说。典故这个名称,由来已久。最早可追溯到汉朝,《后汉书.东平宪王苍传》:“亲屈至尊,降礼下臣,每赐宴见,辄兴席改容,中宫亲拜,事过典故。”

我之所以这样引用资料是为了让读者朋友们能严格区别,文题中所提到的典故与文学作品中的典故之不同。我所说的典故是在我们那一带,十村八里范围内发生的事儿,没有确切的时间考察,有的似乎还很久远,因为每当说到这些时,他们都说“老年间听说的”,这“老年间”也许大几十年或许上百年也不未可知。有的人物没有确切的姓名,但大凡是真有此人。

父亲爱说话,说起话来绘声绘色,记性也好,早年间,他上过几年学,认识一些字。属于村里能说会道,知书达理的“文化人”,也属于“场面上的人”。他脾气随和跟老的少的都能“打成一片”。村里一年到头的大事儿,无非是打谯啦,过庙会唱社戏啦,谁家红白喜事儿啦……这样的场合,我父亲总会被邀请到场,且大多时候是执事者。用乡亲们的话来说“廖亮人,打外面场”,其实是说父亲办事利索不拖泥带水,若有与生亲家交涉或外人谈事情更少不了他,因为他从不怵生茬儿。

这样父亲似乎比别人接触到的人多一些,知道的事也多一些,再加上他年轻时爱看古书,闲聊时就总有话说。先前那些年,电视还不普及,村里人的娱乐方式就是凑在一起闲聊。夏天,晚饭后就凑到麦场边,随便一个地儿有的蹲着,有的坐着,有的干脆就躺在麦桔上,一起拉家常。有吃饭晚的人家,就端着饭碗来凑过来了。月明星高已半夜时才倒叉双臂带空碗回去。

很多时候,父亲是闲聊时的主角儿,那时他爱讲古书,《薛刚反唐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包公案》……说到动情处他还能唱上几句,这时孩子大人们都眯着眼睛,微笑着,整个场院静悄悄地。还记得他讲“徐庶走马荐诸葛”那一出时,模仿徐庶的语气,“主公,送君千里,总有一别……”语重心长言辞肯切,当说到徐庶打马离开,回头看到刘备正命壮丁砍伐树木时,他模仿徐庶吃惊与感激的神态何其惟妙惟肖,其实单是看书,是看不出这些的。后来,我看《三国演义》时,看到这一章时,十分用心,想起父亲那时的神态、动作、语气,语调,就很佩服他。说到薛刚被武则天诬陷遭追杀,灭门九族时,我们都对那个女皇帝恨得咬牙切齿,薛刚这个“黑大个儿”朝不保夕,命悬一线,我们大家的心都揪着。再后来说到薛刚有一个儿子叫薛葵,武艺高强,力大过人,学武一点就通,学文却永远不入门。他用老师李万年教他的顺口溜学百家姓“赵赵姓赵的赵,钱钱花钱的钱,我的孙子李万年……”在场的人哄堂大笑,后来那句话就成了一群孩子的口头禅。

话说得太长了,就此打住,开始我文题中提到的“典故”。村里总会流传一些人的轶闻趣事,大多数人耳熟能详,但是叙说者不同,达到的效里也不一样。他们有时就要求父亲说那些“典故”,三番五次地说。听完之后哄笑着,有的“典故”的本人就在现场,他们知道说者听者都无恶意,也不反感。现在想起来说得最多的有三个故事儿:一个是黄田庄的拉炭泥——好大的脾气。一个是大言寨的拾凉帽——便宜了西关的吧。还有一个是老春吊孝——不及格。

“好大的脾气”这个典故开头总是说“早年间听人说”,可能有点儿历史了吧,但就用人力车拉炭泥这个事件究起也就是距今,七八十年的样子。话说有六个人一行到邯郸西峰峰矿区去拉炭泥,回来路上累了渴了,走到苏漕(邯东郊区一个村庄)一带,都建议歇歇脚喝点水再上路,路边有买水的,每壶5分钱,他们要了一壶坐下慢慢的喝,水喝光了,歇的时间也不短了,可谁也不说付钱离开,都磨蹭着……其中一个人是城北黄田庄的,是个急性子,他站起来坐下去,坐下去又站起来,去也不是留也不是,左右看看他们的同伴都没有要动的意思都佯装镇静,他愤然掏出一分钱放在桌子上说:“给,划不着一分,我掏一分。”扭头拉车离开了。那个卖水的妇女笑着说:“好大的脾气(即出手阔绰的意思)”。也不知后来那五个人如何结的帐,这个典故就流传下来了。这样,我们这一带笑谈谁小气怄门时,总会说你就不能学学黄田庄那拉炭泥的吗?

  “便宜了西关的吧”这个要更早一些,因为说到这个故事时,说是一个人骑着马去赶集,“骑马赶集”这个事件得追溯到十九世纪吧。说一个男子,骑着马去曲周赶集。正值夏天,又是快晌午的时候,他头上戴着一顶凉帽(就是现在所说的太阳帽儿)风一吹那顶帽子歪了,滑到后脑勺处,看上去摇摇欲坠,马上就要掉下来的样子。城西五里大言寨村一个村民在地里劳作,他看到了,一直追着那个骑马的,希望捡到那顶凉帽,谁知跟了三四里路,那人的帽子还不掉下来,有点儿累了,前面一个村庄是西关,一过西关就到县城了,他想到如果那骑马人的帽子掉下来,西关村街里很多人,也轮不着自己捡到了。自言自语的说:便宜了你们西关的(人)吧。那顶帽子终究没有掉下来,因为他没看到,人家帽子上捆着绳在脖子上拴着呢。每次讲完后都要哈哈大笑几声。若谁遇见爱贪便宜的人,想慷慨一次,我们就说“便宜了西关的吧”。

  老春,是个村民,现在有六十多岁了吧,他小我父亲几岁,论乡亲辈是同辈,见我父亲就喊“二哥”。话说他小时候,小时候也就十多岁的样子吧,跟着他爹他叔去吊孝,按风俗在灵棚前要双膝下脆,叩首四次表示对死者的尊重与哀悼。小孩子不知道这些,学着大人脆下了,叩首的节奏慢了些,大人四叩首他却才完成三次就一起起来了。回来后,有邻居问他吊孝的事儿,他嬉皮笑脸地说:不及格。不及格原本是用在学校考试时使用的词儿,用在这里确实有点好笑。后来,碰到啥事做得不好啦,不符合要求啦,都会重复这个“不及格”,这个不及格的老春总爱憨厚地笑着。

  乡间的事儿,回忆起来总让我傻笑个没头儿。

我听父亲讲“典故” - 闲敲棋子 - 采菊东篱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