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采菊东篱

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安于现状不思进取,自我嘲解为豁达,自甘平庸,放任自流,固执的以为是潇洒。遇事不拼搏争取,只会坐以待毙,见人不主动迎合,只知低头让路!

网易考拉推荐

白洋淀浅印象  

2015-07-29 22:40:56|  分类: 暑期点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白洋淀浅印象

对白洋淀我向往已久,一直想去看看。最初的向往是看过孙犁的那篇散文后。如诗如画般的语言:月亮升起来,院子里凉爽得很,干净得很……这是孙犁的代表作,《荷花淀》中的文字,孙犁文笔很好,他给我们描绘了荷花的清秀与幽香,还有一望无际的芦苇荡,翠绿茂密的芦苇,随风飘扬的芦花,沁人心脾的清风,使文章充满着诗情画意。虽然作者描写的是抗战斗争。却没有展示枪林弹雨的惊险场面,通过传神的细节为我们展示一幅幅弥漫着水乡气息生活画面,人性的美好,和谐温馨的家庭。白洋淀人对革命充满热情,对家人饱含爱意。

白洋淀浅印象 - 闲敲棋子 - 采菊东篱

后来初中课本又选入另一篇孙犁的文章——《芦花荡》与《荷花淀》是姊妹篇。也是写战争年代的白洋淀人痛击日军的事儿。文章开头也是景色描写:夜晚,敌人从炮楼的小窗子里,呆望着这阴森黑暗的大苇塘,天空的星星也像浸在水里,而且要滴落下来的样子。到这样的深夜,苇塘里才有水鸟飞动和唱歌的声音,白天它们是紧紧藏到窝里躲避炮火去了。苇子还是那么狠狠地往上钻,目标好像就是天上……这段描写芦苇的文字,似乎让人感觉有点沉重,在日军的封锁下,白淀洋人们绝不屈服,他们与敌人斗智斗勇。那个倔强的“老头子”瘦得像只老鱼鹰,自信得有点儿自负。护送两个女孩子找部队时,不慎敌人的炮弹打中了其中的一个女孩子,他又悔恨又自责,后来狠狠地报复了鬼子,读到这里时读者很过瘾。这个人物刻画得很真实,那情节也处理得很合理。

听说,六月里荷花开得最好。白洋淀正是好去处,正值暑假,就想去看看。前两天约了一好友,处理好家里的杂事儿,乘火车前往保定。保定是个老城,在解放前一直是省会所在地。城内有直隶总统府,还有故莲花池。出发前丈夫就叮嘱我一定要到这些地方去看看。他毕业于河北大学,校址就在保定,对这里的掌故颇为熟悉。要不是他工作临时有安排,我们说好要同行的。他感慨说:二十年了,也不知保定有怎样的变化。其实对于一个城市来说二十年的变化该不会太大。他还说保定的小吃最出名的就是驴肉火烧,还提到保定特产——槐茂酱菜。又补充一句:驴肉火烧可以吃几个,酱菜千万别卖,特别贵还不好吃,完全是卖牌子的!说起保定的人他还说,保定市里的人大都不说普通话,方言特别浓,他们的本土思想较重,不爱逢迎。一个较大的北方城市,市里的人都不说普通话也算是一个特色吧。他还说,保定人最友好,公交车上让座儿的大都是保定本土人,这种作风很好。比邯郸人强,邯郸人排外欺生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保定人虽然“本土”但并不狭隘。带着他的“保定印象”,一路前行,驶向目的地。

火车行驶了两个多小时,来到保定城。此时已是下午五点多钟,保定离白洋淀所在的安新县城还有六十公里的路程,需要换乘汽车。为了明天能尽早看到白洋淀,也为了赶明天下午两点的返程火车,我们决定今晚在白洋淀住宿。于是就决定乘坐市内公交到汽车站然后去白洋淀。向保安打听说乘坐一路公交车到长途汽车站,还可以赶上去往安新县的末班车。一路车走裕华路,途经直隶总统,故莲花池。由于时间紧迫,我们也没能下车只在车上隔着车窗匆匆看见总统府的大门,很汽派的。故莲花池在街南,相隔不远遥相呼应,这就是丈夫所说的保定古迹了。可惜今天看不成了,明天如若有时间一定看看。

市里红绿灯多,公交车总是走不快,何况此时正值晚高峰。到汽车站时已将近七点。一下车,招揽生意的特别多,跟着问你,要到哪里去,可以拼车的,要不要住旅馆,价钱绝对便宜了啦……我们急匆匆找去往安新县的汽车,他们却全然不顾我们的询问,挺烦人的,再有问打车住宿的,我们全然不理会。看来这一拨儿保定人不大地道,也许是外来的吧。他们还不足以破坏保定人在我心中的美好印象。

去往安新县的汽车票买好了,每张十二元,司机说要走一小时二十分钟就可到达。我们想司机的话往往有水分,少说也得一个半小时吧。车上又想起来时丈夫的话。说二十年前安新县还是十分贫穷的,那里的人都以打渔捞虾为业。白洋淀也没有开发,安新县的同学说没什么好看的,就是一片芦苇,夏季偶有几朵荷花。所以,大学四年他也不曾去过白洋淀,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儿后悔。有些事物,在不同人的眼里是会有不同的呈现的。

来到安新县城时,天已全黑下来。街灯都亮了,一下车又过来几个开小电车拉脚儿的,我们坐上电动小四轮,这位当地的司机十分健谈,他不停地向我们介绍。可是他的话十句我们能听懂两三句吧,大部分靠猜。一直听他说最好的“马桶”怎么的,到后来才明白他是说码头,我们不禁哑然失笑。安新人也算广义的保定人吧,方言确实很浓的。对于我们俩不善言谈的人来说,反而觉得他的话有点儿太多,且天色已晚路况复杂,他也不怎么看路。真的有点儿为安全担心,见我们不大答话,他的话似乎也不再稠了。

十五分钟到了他所说的大张庄村,这儿就是真正的白洋淀了。一个个农家院就建在临淀靠水的地方。他带领我们来到一家叫月红农家院的。店主连连摆手说:住满了,住满了……当我们要离开时,他又极力买好向我们保证,一定想办法解决我们的住宿。结果,我们两个以七十元每人的价格住了通铺,这其中总有蹊跷。好在价格也不高,受罪也就是一晚上的事儿,我们也没有太计较。简单吃点儿东西,洗漱一下就睡着了,坐了大半天儿车,也困得不行了。
         美美地睡了一觉,疲劳已经缓解。隐隐听到鸡叫声时,我借着室外的灯光看了一下表。凌晨三点十分,这里颇有点儿世外桃源的感觉,夜是十分静谧的。这时候白天的余热已退尽,刮过来的风凉习习的还带着鱼腥味儿。身旁是轻微的鼾声,昨晚我睡得早,这时我才注意到,我们这个大床铺上睡着四个大人还有两个女孩子,同伴儿们还在熟睡。我已睡意全消,不便打扰她们。我想着今天的安排,先购票去白洋淀,转悠四三个多小时吧,然后十一点左右赶回保定市,午饭后还要赶下午两点的火车。朦胧中好像又睡着了,遥闻深巷中犬吠。如梦如幻,似乎又是真实的,如同回到儿时回到乡下。撩开窗帘看时,东方已微微泛白。渔村的天就是亮得早,借着窗外的灯光,翻开随身带着的一本书,看了一篇文章,冰心的《我的良友》,是写给她已逝好友王世瑛的。开头这样写道:一个朋友,嵌在一个人的心天中,如同星座在青空中一样,某一颗星陨落了,就不能去移另一颗星来填满她的位置!我的心天中,本来星辰就十分稀少,失落了一颗大星,怎能使我不觉得空虚,惆怅?……

我抬头看时,天上的星星也十分稀少了,因为天色将亮。寥若晨星,大概就是这个时候的星星吧。

小鸟开始啁啾时,天已大亮了。外面已有人说话还有脚步声,是店主开始准备早餐了吧。同室的人也窸窸窣窣开始整理行装,洗漱收拾。早餐与伙伴一起吃驴肉火烧,刚出炉的火烧还嗞嗞地响着,金黄色的表层油亮亮的,用刀沿着一侧破开,里头直冒热气,加上切碎的新鲜驴肉,外焦里嫩,咬一口满口生津还是蛮好吃的。正吃早餐时,昨天那位电车司机已经过来了,要领着我们去购票。对他,我们依然十分客气,但是由于昨晚那件事,我们对他感激之情已荡然无存,不过也能理解,景区的大都这样,只要不坑骗我们,从中牟点利也不算坏。

白洋淀门票上印着“元妃荷园”四个字,还有一本景区简介小册子。这张票面值60元,包括前往荷园的往返船票40元,元妃亭的门票20元。上船了,水域不是十分开阔,周围都是芦苇,船穿行在芦苇间,芦苇青翠的叶子,就在你的身边掠过,伸手可以碰触到清凉的水。今天晴天,六月的阳光总是热辣辣的,但人坐船上没有燥热感。开船的嘱咐我们先转悠一下,九点半钟的时候,前面码头不远处有精彩表演。

下船后是一片开阔的陆地,表演的那舞台就搭建在离码头不远处,再往前走有一个高高的瞭望台,形如蓝球架,高高的“手臂”伸向高处远方。登上瞭望台,视野开阔多了。一望无际的芦苇荡,在大大小小荷塘的点缀下更显风姿绰约。白洋淀不愧为华北明珠。再往前走,左侧是白洋淀的标志牌,竖立在一个大大的水池里,水池里人工喷泉喷薄欲出,中间是一个船帆的造型,白底红字,苍劲有力三个大字:白洋淀。水中各色的鱼成群结队游来游去,很多游客站立在这里拍照,也有照快像的招揽生意。经不起他们劝说,我站这里照了一张,一分钟后就可取出照片,算是个纪念吧。我想大部人都这样想,所以这里的生意十分红火,他们几个照像的,忙得不亦乐乎。再往前走有个小院落,里面有龙王庙,我进去大略看了一下,庙里有龙王的雕像,外面围城上画着龙王的九个儿子,龙生九子,个个不成龙。他们的名字,都是一些生僻字,大多我不认识。院内有一口古井,旁边墙上书写着“大水淹了龙王庙”俗语的由来。

从小院的另一扇门出来,正对着去往元妃亭的栈桥,桥面由木板铺成。桥栏杆也是木头做的,两边的荷叶荷花触手可及,荷花开得正旺,硕大的花朵迎着阳光尽情绽放,粉嫩雪白,冰清玉洁。亭子不大,在这里停留的人也不多,一个老人正在打扫卫生,扫得很认真。亭子正中,有一汉白玉雕像,想必就是元妃娘娘啦,她神态自若,仪态万方,手拿一枝荷花,目视满塘盛开的荷花,朱唇微启,面带微笑。

离开元妃亭,我们绕着这片荷塘徒步行走,观赏周边的荷花与芦苇。荷花有好几个品种吧,那出水不高紧贴水面盛开花颜色更深一些,花朵小了许多的叫睡莲。雪白颜色的该不会是雪莲吧?冰山雪莲,那是开在高原上冰天雪地里的雪莲花,跟本就是两会事儿,同伴说道。我觉得也是。

再往前走,是一片茂盛的芦苇,这片芦苇生长在陆地上,其间有曲曲折折的小路。此处有一温馨提示:芦苇迷宫。我方向感不好,没敢往深处走,只在边际沿小路转了几个弯,就原路返回。只是小小体验了,未见其形,但闻其声的感觉。曲径通幽,满眼都是苍翠的绿,似乎世隔绝了。此时想到那句诗: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。

离开芦苇迷宫,我们决定坐人力小船绕荷塘游一圈,感受一下慢悠悠的节奏。划船的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,不太爱说话,你问一句他答一言。问他多大岁数了,他已是六十八岁高龄了,从小就在这水面上混。小时候靠打渔为生,后来也种些水田,现在主要靠旅游收入。儿女们其实不让他太劳累的,他只是闲不住就在淀里找点事儿做,说这样心情好,身体也好。他说这里这几年不准养鱼了,嫌污染水域。塘里的荷花也是野生的,不用种,莲藕也不打捞,任其自生自灭,这几年环境有所改善,芦苇与荷花长势也好起来了。我想,一切都还是自然的好,大自然是会自我调节的。

绕了一大圈回来,已是九点半钟了。我们也惦记着码头那边的表演,更甚的是我们不能只顾玩贪误了火车。下船离开,去往表演处的路上,有“汽枪打野鸭”的招呼我们试试手气。哪咋能打得住呢,我们又不是神枪手。他们说,那鸭子是捆着脚的,很容易就能打中。我们就更不想玩了,同伴也说算了吧,打不中没成就感,打中了看着那鸭子怪可怜的,我们心里也不好受。是啊,动物的生命同样需要尊重。我想起儿子那次郑重其事的对我说:保护动物是大事儿!自那以后,我也不再逮蝉蛹炸着吃了。

舞台搭建在开阔的空地儿上,舞台前的看台用芦苇席子遮住日头,从水面上吹来凉爽的风,坐这里很舒服。正对着台子的几排座位上空荡的,走近了才看见有“贵宾席位,每位收费20元”的标识牌。表演开始了,看台两侧坐满了观众,贵宾席上仍空无一人,这场面颇富戏剧性。演出也不是太精彩,就是那种什么什么品牌搞活动时请歌舞团表演的水平。姑娘们都很卖力气,观众也不吝啬掌声。

十点半了,我们必须离开了。从这里到安新县城再到保定,少不了要走两个多小时,万一有啥特殊情况呢。时间安排得充足些。回来时还算顺利,虽然堵了半小时的车,下午一点之前我们还是赶到了保定。吃过午餐,前往火车站。乘坐一路公交,路上我们又一次远距离瞻仰了直隶总统府与古莲花池,看来今天是无缘走近游览了。留下点儿小小遗憾吧,下次还要来保定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