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采菊东篱

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安于现状不思进取,自我嘲解为豁达,自甘平庸,放任自流,固执的以为是潇洒。遇事不拼搏争取,只会坐以待毙,见人不主动迎合,只知低头让路!

GACHA精选

追问  

2017-12-03 17:59:04|  分类: 路在心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她一直追问我如何查找通话记录,我一直吱吾着不想告诉她。再者,网页上打开的界面,电话里也不好说清楚的。不知什么时候,我曾说过从网上营业厅里能查询通话记录,那是在说到电话费如果有异常时可以查找,自己明白一下话费都去哪儿了。可是今天,她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要找到她老公与别人的通话次数与时长。这个糊涂的女人!追问 - 闲敲棋子 - 采菊东篱

天还不亮她就用微信发出通话申请,把我从睡梦中惊醒。老公忙问是谁这么早就打来电话,(这事儿不好向别人宣讲的,尽管是最亲最近的人,毕竟这是别人也是另外一个家庭的隐私。更何况我们同住一个小城,时常见面的。倘若知道这些,彼此见面对方总会觉得尴尬。)我说是闺密睡不着觉了,找我聊天。好在老公信任我,没在追问翻身继续睡觉了。我赶紧点击拒听,转到聊天界面。这里她已经发了好多条信息,许多电脑界面,寻问我如何进入通话记录查找项。我心里很矛盾,是帮她还是不帮她呢?关键,这时帮了从长远来看是否在帮倒忙呢?她这个人,真是一根筋。我劝说几句,她根本听不进去。一个人如果自己冷静不下来,别人所有的劝说都是徒劳。没有明确告诉她如何查找,也不再劝说她停止追查。她的事儿我也不再打听,由她去吧。可是心里仍放心不下,她一直是我最好的伙伴,脑海里就回放与她有关的一些事儿。

昨天下午,打电话过来让我去她家一趟,通话中听出有些异常。来到她家方知,她在怀疑丈夫有出轨行为,她说仅凭这些天的表现。还有那次拿错手机,丈夫手机中有女方发过来的两个微笑符号……这些算什么,捕风捉影的!我劝她别把事情扩大化,自行处理就好。我认识她老公,那是一个很实诚的人,沉稳、顾家有责任感。特别是前几年,她重病期间,一直对她不离不弃,百般呵护,直至她完全康复。当时儿子因缺少关爱十分叛逆,打架斗殴,吸烟上网,被学校开除多次,初中未毕业就辍学了。他不厌其烦说服教育,百般协调,帮儿子改掉了那些坏习惯,后来儿子上了一所技校,总算生活又步入正常了。他们一家人一起走过那些艰难的日子,我们都夸她老公人好,心细,他们夫妻感情深厚。这几年生活好起来了,她的病好了,丈夫也提拔为副局长了,日子过得蒸蒸日上,不想她又陷入这些苦恼中。

正想着这些,电话响起,显示那个熟悉的名字,接通却是她老公的声音。他让劝劝她,肯请我上午抽时间跟他们一起谈谈。接过这个任务,我有点力不从心,我很希望他们能好起来,也愿意帮忙,可是这样的忙真的不知如何帮才好。昨天去她家时,她老公不在家,她说下午就回来了,她在公婆面前已经告了他的状,一会儿娘家两个哥哥还要来,一起商量解决这桩“家丑”。都明白“家丑”不可外扬,你却把这事儿弄得沸沸扬扬的,让对方多没面子。我仍不放弃劝说。她振振有词地说:面子是自己挣得,既然他不要脸了,就休怪我无情。  

我见过一个小故事,是婆婆向儿媳妇说的:小时候她放羊,总有不听话的小羊趁人不注意时远离羊群,撒了欢儿地跑一阵子,或啃几口麦青,如果是一个有经验的牧羊人就不着急追赶它,因为他懂得越追赶,它跑得越快越远。你只要赶着羊群往前走就行了,跑掉的小羊一会儿就会回归羊群的,因为它懂得离开大伙远了,就会遇到危险的。她劝自己的儿媳妇做一个好的牧羊人,相信不久,那只“小羊”就会回来的。这是个明智的老太太,她调教了一个贤惠的儿媳。我想说说这些,可我那闺密哪里听得进去,她已经被“欺骗”填满了心胸。

我一直没对丈夫说这个伙伴是谁,遇到啥麻烦,但从断断续续的通话中他似乎明白啥事儿了。他提醒我说:没听这些天网上一直炒作的江歌案吗?处事一定要冷静!我知道他更关心我的安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