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采菊东篱

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安于现状不思进取,自我嘲解为豁达,自甘平庸,放任自流,固执的以为是潇洒。遇事不拼搏争取,只会坐以待毙,见人不主动迎合,只知低头让路!

网易考拉推荐

与父母有关  

2017-06-20 12:09:49|  分类: 家事如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    周日是父亲节,学校发出倡议,希望每位学生能为父母做点事儿尽尽一孝心,告诉父母:我懂事儿了。或写封信表达自己的感恩之情,或画幅画抒发自己对他们的爱……形式不拘一格,回来后先取优秀作品进行展览。学样的倡议并没有触动我,总觉得这些形式化的表达过于“形式主义”,特别是对已过不惑之年的我们。于是,这个星期天并没有特别的行动,一如既往地回家看看,并没有提到“父亲节”这几个字。回家也是带些吃的回去,跟父母闲唠几句,父亲显得很高兴。他也许并不知道还有一个“父亲节”,也许我每一次回来都是他的“父亲节”。与父母有关 - 闲敲棋子 - 采菊东篱

    那晚,收拾完家务已是晚八点半,外出散步有点儿晚。上床睡觉有点儿早,看看电视,又怕影响他们父子俩。父亲正坐儿子面前静静地看他写作业。遇到难题时,儿子问父亲答,很温馨的画面。我悄悄地下楼扔垃圾,外面凉风习习。在这个炎热的季节,遇到这们一个夜晚很难得。门口坐着几位乘凉的大妈,她们有一搭没一搭地唠着。才知道刚刚下过几滴雨,风儿才凉起来了,街上行人少了。因为刚才那几滴雨,人们匆匆回家了。公园里也清静些吧,我于是就想一个人到公园走走。果然,公园里人不多,没有平时的喧嚣,各种音响消失了。若是平时,跳舞的老太太们伴奏音响很大声的,再加上及各种招商招生招工等宣传演出,热闹得很。整个一个斗闹场,全然没有公园的样子。今天的公园很难得清静与凉爽,我一人个人行走在石子路上,好不惬意。走在我前面约莫两丈远处是两个中年妇女,因为我们行走的速度差不多,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距离。隐约可以听到她们的交谈,是说小时候的事儿,说到母亲另一位说着就抽泣起来:一天都没有侍奉,一顿饭都没给娘做,她说不舒服,就赶往医院,没到医院人就不行了。听着她啜泣,我的眼泪也下来了。生死真是瞬间的事儿,昨天还好好的,谁能想到要为他们洗洗脚,谁会尽心尽力为父母做顿好吃的?整天这事那事忙着,谁会想到抽出时间带着父母到外出逛逛,哪怕是最近的景区。直到有一天,父母离开了,所有的想法都没有意义了,成了我们永远的痛,如同这位啜泣的女子……

    再往前走,听到湖水边花丛间有隐隐约约的歌声,近了,分辨得出是戏曲。再近了,得知一个老年乐队,有五六个人组成。他们吹拉弹唱,自得其乐。那击板胡的最投入,十分陶醉了,他神情专注,微眯双眼时,动做跟着声响一起变换着。两个拉二胡了,一个吹横笛的,还一个吹笙箫的,他们配合默契。演员都是临时上场,观众也大都是五十岁以上的,他们很祥和。一曲终了,都能赢得阵阵响亮的掌声。我也不由自主地在心里哼着这些唱词,因为这些戏曲在我们这里广为流传,再加上父亲是个戏迷。耳濡目染,我也学会许多戏词,只是我毫无音乐天赋总也哼不成调子。但这并不妨碍我对戏曲的热情,想起小时候,不管哪里搭台子唱戏,我都想去看,白天上学去不了,晚上一定要央父亲一起去看戏。有时父亲干了一天的农活儿,累得够呛,也能抖起精神带我去看戏。那些年我看过的戏曲《白蛇传》《花木兰》《打鸾驾》《打金枝》《大祭桩》《西厢记》等,我都能把戏词背下来,父亲夸我记性好。回来路上,父亲总能扯开嗓子响几声,惹得乡亲们很羡慕。至今,父亲已过古稀之年,他成天不闲着。得意时还喜欢唱个小曲,总是自己一边唱,一边模仿乐器自我“伴奏”。啥时把他叫来,来这里唱一曲,让他也享受一下有伴奏的表演。我心里暗下决心,这个暑假一定落实。

    离开公园已是夜里十点了,路灯下还有三三两两的行人。今夜的风好爽!

回来后,他们父子已经不写作业了,坐电视前说是等我回来就睡觉。躲床上听了一篇文章,其中一个句子,感受颇深:不是所有的人都应该对你好,你以为四海之内皆你妈呀?于是,借用了一下,发表在QQ空间,成为我当天的“说说”。

又想着白天发生的事儿,久久不能睡着。匆匆忙忙回老家,只能停留一两个小时,正值午休时得赶回来。因为儿子要上培训班,不得已呀。午饭后告诉父母:你们休息吧,我们一会儿走时就不喊你们了。到东院领回儿子,经过老家门口时,他们两位老人正站在门口向我们摆手示意。烈日下,阳光毒辣辣的,他们蹒跚着走到车窗前,苍老的脸上布满了皱纹,向我们笑笑,眼睛中透着满足。车缓慢离开时,我我看见他一只手举过头顶,落下来时捋了一下花白的头头,转向我们车辆行驶的方向久久地看着。车行不快,再扭头时,母亲的白发依旧是杂乱地蓬松着,举起的手已放下,步子还没挪动……我的眼泪又来了,母亲是极好强的人,我印象中她走路一向带风的,那时我跟在她后面总是跟不上,须小跑才行,什么时候步履如此蹒跚。跟时间赛跑,输掉的总是人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