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采菊东篱

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安于现状不思进取,自我嘲解为豁达,自甘平庸,放任自流,固执的以为是潇洒。遇事不拼搏争取,只会坐以待毙,见人不主动迎合,只知低头让路!

网易考拉推荐

再次汗颜  

2017-07-26 18:51:53|  分类: 家事如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又一个月即将结束了,我的写作任务又拖延了。月底了,仍有三篇日志没完成,情急之中我就想着“投机取巧”。于是向女儿要来两篇小文改头换面,攒在一起为自己凑个数。好在女儿不介意,好像还挺乐意的。我在“坚持”这件事儿面前再一次汗颜。下面是她前些天写的几段文字,我修订后展示如下:

姥姥家的一些事儿

大概已经忘记大舅妈长什么样子了,我还是五六年前见过她,只记得那时她留着长长的辫子,发质干涩枯黄,她每天会把头发编成麻花辫,到发尖处就细细的两绺,在后背上来回荡着。她的脸圆圆胖胖,就像小时候姥姥做的烧饼,红中透褐,鼓鼓的,油亮亮的。那时我一顿能吃好几个,吃完摸着鼓鼓的肚子,那真是唇齿留香啊。
    我的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。小时侯爸妈上班忙,我一断奶就被送到姥姥姥家。听姥姥说我小时候最爱干的两件事是吃和爬,经常喂完第一口饭准备喂下一口的时候,我就爬到了姥姥的视线以外。所以,喂我吃饭的时候她总是把我放在窗台上,坐在高高的窗台上,两脚不着地儿,就跑不掉了。我边吃边晃着脑袋,吃完一口,嘴伸向汤匙等着下一口,脑袋晃来晃去,脸上的肉也一抖一抖的。每提到这里时,姥姥都仿佛很自豪似的,也许这证明她做得饭好吃,我的健康成长有她的一份功劳。我始终不太懂,只是我的猜测而已,也不好意思问她,因为姥姥不懂得“自豪”二字的含义。
再次汗颜 - 闲敲棋子 - 采菊东篱

 小孩是很容易满足的,尤其在农村子里长大的孩子。直到现在姥姥还是会提起我小时候拿着六毛钱向她炫耀的一幕。那是我洗三天碗挣来的六角钱。“姥姥,我钱多着嘞!”每次提起,姥姥都要笑一阵子,我也应和笑几声。
    后来大舅妈有了表妹和表弟以后,我也就回到了妈妈身边上小学,姥姥继继续看管表妹表弟,姥爷起早儿车卖菜。每逢暑假,我就会到姥姥家住一阵子,跟表弟表妹们一起玩跷跷板和荡秋千。其实,只不过是大舅盖房废弃的木板和麻绳被我们充分利用而已;我们还会一起骑着自行车到田野里找胶泥,一起到雨后的沙堆上刻模型,雨后泥巴都是个十足的宝贝,是老天赐给我们的礼物。

那时候,我最爱穿姥姥做的千层底方口布鞋,吃姥姥牌的捞干饭。当然生活也有不如意的时候,姥姥的性子急,不允许我磨蹭撒娇,有时让我觉得委屈,我就想回到爸妈身边,永远也不回来。可是一到假期我又央求妈妈送我去姥姥家住几天。
    那些夏天,总有一股菜叶子和劣质烟的味道,但那些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时光。
    姥姥家的事儿很多,我不得不提一下我的二舅妈,她是一个苦命的人。大舅妈和二舅妈关系不太好,她们时常小吵,大舅妈小心眼还爱背地里说别人的坏话,可能是因为性格不合。不幸的二舅妈三年前突然脑溢血差一点儿丢了命,一场大病之后,她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掐着腰跟大舅妈对骂了。大舅妈也不在背地里说风凉话了。她虽然不登门拜访,但经常让大舅带一些慰问品过去,还替她做很多活儿家里、地里都帮忙。村里人就这样,他们的心是善良的,有时就是抹不开面子,张不开嘴。
    二舅妈的病很严重。 做了开颅手术,清理出颅腔内的大量积血,人几乎瘫痪。记得那个时候妈妈经常去县医院帮二舅照顾二舅妈。那时我正上高中。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也经常见不到她。起初我也不知道二舅妈病的有多严重,只是听说她住院了。直到有一天,妈妈告诉我:“不要告诉你表哥舅妈生病的事情。他今年就要高考了,你舅舅不希望他因为这件事情分心。这个周末他休息,我会告诉他,让他来我们家。理由是现在正值地里农活多,没有时间来接他,咱们统一口径,千万穿邦了。”我瞬间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“舅妈还要住很久吗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妈妈。

“嗯,县医院治不了,可能要转到市里,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现在生命特征不太稳定。保全性命应该还有希望。只是以后恐怕不能下床了。”我心里突然一怔,以前吵架气势那么厉害,和邻居谈笑声音那么响亮,干起活来很拼命的二舅妈怎么也会有如此脆弱的今天。真是世事难料呀,我第一次感觉到生命脆弱。不知道为什么,那个时候我心疼表哥和舅舅比心疼舅妈更多一些。
    那段时间表哥有时住我家,跟我一起看电视,看到滑稽情节时,忍不住大笑,边笑边跟我聊着这部电视剧:“曾小贤怎么总这么蠢,哈……”“嗯?   哦,呵呵,哈哈哈……。”我不敢看他,也不觉好笑,分明看见一个即将失去母亲的孩子在狂笑,我心里难过极了。
    其实那段时间最苦的是二舅。他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瘦了整整40斤。每天起早贪黑的在医院里守床照顾舅妈,一旦有人接替,就赶紧去买饭,打水洗衣服。舅妈一出院,他就立刻找了两份工作:白天在工厂运水泥,夜里给快递处卸货。家中的农活大舅帮忙处理。更可悲是表妹看到妈妈瘫痪了,不但没有帮爸爸分担反倒添乱。先是从家里偷钱胡乱花,后来干脆辍学了。回到家里又不想做农活,还不愿意照成生病的妈妈,外出打工年龄太小,就这样在家里吊儿郎当的,舅舅话说重了,她就要甩脸子耍脾气。后来,她就失踪了。这雪上加霜的日子,把二舅折磨得不成人样儿了。二舅命苦,可是他从来都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。见人仍旧是笑呵呵的,可是我分明看见他的每一根白发,每一道皱纹都定着“悲戚”二字。家里的亲戚四处打听表妹的下落,半年后得知他跟一个网友同居了,就在她十六岁生日那天,生了一个孩子。男孩儿女孩儿,谁知道呀。

表妹太娇生惯养?二舅说两个孩子一样教育法。表哥是在高考结束那天,知道自己的妈妈瘫痪了,什么都没说就跟二舅一起拼命打工去了。他上大学一直是半工半读,不花家里的一分钱。
    照看舅妈的重担就落在了外婆的身上。那年外婆七十岁,她每天照顾舅妈的饮食起居还要拉着她进行康复训练。一把屎一把尿地伺候儿媳。糊涂的舅妈叽里咕噜的不知说些什么,有时还很任性。姥姥总是耐心地劝说,细致地照顾。就这样过了两三年,她竟能奇迹般地下地行走了,尽管仍离不开拐杖。当时医生就劝二舅放弃治治疗,说她这样的即使活下来,也就是一个植物人,不可能站立,更别说行走了。二舅就这样不离不弃,姥姥就这样精心周到地伺候着。爱,真的能创造奇迹!
    我们时常去看二舅妈,她认不清我了。姥姥就很大声地说:“这不是咱楠楠吗?”二舅妈目光呆滞地看我一眼,面无表情地看看姥姥。

“吃水果吧,暖暖(楠楠)。”我笑笑轻声说:“嗯我知道了!”村里是不说谢谢的。
    
一个瘦弱的老人满头白发,一个重病的妇人步履艰难,她们是如何搀扶着走过这一千多个日出日落,村里人就是这样能坚持,沉重压不跨他们的双肩,坎坷阻不住他们的双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