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采菊东篱

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安于现状不思进取,自我嘲解为豁达,自甘平庸,放任自流,固执的以为是潇洒。遇事不拼搏争取,只会坐以待毙,见人不主动迎合,只知低头让路!

儿时的记忆  

2018-04-23 22:34:50|  分类: 家事如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 我还是孩童时,大嫂、二嫂就嫁过来了。她们一个“最美”,一个“数香”。心里就嘀咕着:美也不美,香也不香。真是名字与人正好相反。大嫂爱沾小便宜,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儿惹母亲生气。二嫂,虽然憨厚些,但耳软心活,说风就雨,总受别人挑拔。偏偏邻居大娘爱嚼舌头,说长道短,说什么嫁妆多寡不公啦,家里伙食不好啦……还添枝加叶的总当着二嫂说大嫂的坏话,见了大嫂子又说母亲偏向二嫂子。妯娌俩三天两头因为鸡毛蒜皮事斗气。母亲人要强,怕邻居笑话,总是想着法子协调她们之间的矛盾,在人前母亲总夸两个媳妇懂事儿。这并不能改善她们之间紧张的关系,两个嫂子就象两个爱斗的公鸡,总想着人前显摆,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气焰更加嚣张。
儿时的记忆 - 闲敲棋子 - 采菊东篱

哥哥们长期在外地打工,母亲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操心,总是乐呵呵地说:家里一切都好。每逢哥哥回家的日子,母亲就想着法子做好吃的犒劳他们。不知内情的哥哥还真以为家里很和睦呢。在家待不了几天就匆匆忙忙地又外出了,或许嫂子背地里说了些什么,那肯定是一面之词,有时哥哥还委婉地提醒母亲,别那么小气,处事尽量公道些都是媳妇,没必要近谁远谁,母亲总是默不做声。只有夜里向父亲诉苦,父亲是顶正直又明白事理的人,家里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,只是做为公爹的角色,他是不能教训儿媳的,这是农村的风俗。每等农忙季节,哥哥们回家了,他们一起去地里干农活时,找个话头儿才能把话说透。哥哥明白母亲受的委屈,决定教训嫂子,大哥是个急性子,回家后对嫂子连吵带骂,总要会弄得鸡犬不宁。二哥又太柔弱,还没等他开口,嫂子就不干了,大声嚎啕,惹得四邻不安。结果家庭矛盾非但没有平息,反倒升级了。这时,母亲总是忙着劝架,父亲就会在屋里一袋一袋地抽着旱烟,屋里充斥着呛人的烟草味,一明一暗的红光映着父亲花白的头发,表情凝固在脸上,鼓铜色的脸膛上布满深深浅浅的皱纹犹如黄土高原上的一道道沟壑,猛抽一阵后,父亲剧烈地咳嗽着……我到院里看看,嫂子气呼呼地争执着,对母亲怒目而视,面红耳赤样子很吓人。还有打着劝架名号实则是看热闹大娘,言不由衷的说着好话,我就亲眼见过她,一走出我们院门就得意地笑着,还挥着胳膊向别人演示。我回屋里再看看低头无语的父亲,他在炕边上用力磕打烟管,猛地站起大喊着母亲:回来!嫂子的号啕声也减弱了许多。我感觉那时的天总是低低的,云层就在头顶上,眼前灰蒙蒙。 

 两年后,我上学了。认识了字,才知道她们两个名字是哪几个字,大嫂子叫俊美,二嫂子叫书香。虽不是“最美丽“数她香”也确实是两个极好的名字。那时,家也分了。两个哥哥各住一个独院,他们只隔一堵墙头。我跟父母住另一个小院,小院里很清静,不用听他们争吵打架了。母亲脸上时常挂着笑容,那是发自内心的笑。父亲抽烟也比往日少了许多,小院里偶尔飘荡淡淡的烟草味。小院不大,母亲收拾出一小块地,种上蔬菜:韭菜、大葱,秋天时里还有萝卜芥菜,北面墙头上爬着一架丝瓜从春来到秋去一直绿油油的。

 这两年里,母亲一直帮哥哥带孩子,自从有了孩子,哥哥们也不外出打工了。他们回家种菜,种植塑料大棚。种菜是件很辛苦的事儿,一年四季不得闲,嫂子们都很能干,他们整天忙不过来,哪还有时间吵架。只是这似乎又苦了母亲,父亲还要侍弄他的菜园子,有时忙不过来,也需母亲搭把手。母亲一人带着两个孩子,侄女与侄儿差不多大小,同样调皮,一周左右正是难管的时候。母亲经常背着一个抱着一个,不舍得让他们受屈。往往不能按时吃饭,总是等一个睡了,匆匆忙忙扒两口饭。等我放学回来帮她一会儿,她还要去菜地里忙碌一会儿。尽管忙得够呛累得不行,可是母亲从没报怨过一声,她精神很好。可见一个人倘若心里不生气,干活再累也情愿。两个侄儿比我小十来多岁,稍大一点儿时,我能带着他们玩儿。讲故事,画图画是我们经常事儿,这样他们能安静下来,如果天气凉爽还能带着他们跑街串巷。用秫秸杆编官帽,插眼镜他们都很乐意,还抢着戴上“眼镜”当老师。还用泥巴捏小人、小狗在太阳下晒干,用线串起来戴在脖子里,他们见人就炫耀。今年是侄女的本命年,春节时她还说:想起小时候,姑姑用泥巴给我的捏的小狗,很神气。

 后来,嫂子们与母亲关系亲近了许多,也许是因为分开久了就又想起她的好,再加上母亲帮她们带孩子,省去了她们不少麻烦。也或许是岁多的馈赠让她们学会了宽容,学会了感恩,她们亲切地叫娘这样,娘那样的。嫂子们之间妯娌关系也融洽多了。每遇节日,做了好吃的都惦记公婆。亲自送来,实实在在的一大碗饺子或炖肉。母亲逢人便说:俺家媳妇不会说好话,人很实在,看看送的这一碗饺子码得实实在在的,倒在筐子里就是一筐子。邻居大娘这些年总生闷气,有时候跟我娘唠叨唠叨,嫌儿媳妇不实在,好话一箩筐,没有一点诚意。她家庭媳妇总爱说,这年头好吃得多得是,啥都不缺少,啥都不稀罕。儿媳妇既不给她钱,也不给她送好吃的,过年也不去拜年,还说不弄那虚的,谁也不在乎这些,是旧风俗、穷论道……

这是对长辈的尊重,真的应该不在乎吗?

多少年过去了,小院还是原来的小院,嫂子也做了婆婆了。母亲再也不用整日操劳了,大娘喜欢来我家小院串门,一坐就是一个下午。母亲喜欢陪着她念经,那经文都是母亲小时候外婆教她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